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悲哀!我和老公的雙人牀上染上了其他女人的血

女人則常把男人的抱怨當「移情別戀」來象徵。女人則常把男人的抱怨當「移情別戀」來象徵。酒吧
  圖片來源:鳳凰網
  “我們的婚姻就像一潭死水,即使你扔下一塊大石頭,也不會激起多大波瀾。”
  “把河跪干也不讓你嫁他”
  認識他的時候是在多年前的一個夏天,他比我大8歲。在我眼里,他是那種成熟又很有才華的男人,文筆比較好,在文化站工作,而我一直向往能嫁一個知書達理、文化修養高的男人。
  但是我的父母卻反對我和他來往,理由是他的家庭條件不好,另外我們年齡相差太大。
  我的父母文化程度都比較低,他們不知道怎樣教育孩子,只會采取一些極端的手段來拆散我們。他們常常在親戚面前數落我,罵我:“你這個賤骨頭,是不是沒人要了,難道這輩子就非他不嫁了?”
  我受不了他們如此對我,頂嘴道:“就是這樣,這輩子我跟定他了,他討飯我會為他捧碗!”
  “你就算把門口那條河跪干了我也不讓你嫁給他。”我媽無休無止地用謾罵來阻止我,“你再和他來往,我不會給你一分錢,你跟他走我們就斷絕關系。”
  (我打斷邵琴,問道:“你是不是因為父母用這么極端的方法反對,你才嫁給他。而不是因為你愛他?”)
 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,如果我父母當初不是粗暴地干涉我們,而是幫我分析我和這個男人性格的差異,也許我就不會這么決絕地要跟他了。
  后來在我的苦苦堅持下,我們還是結婚了。
  “醫生,把她的手鋸掉”
  婚后,我才發覺,這個男人真的不是我理想中的好丈夫。他是個完全沒有責任感的男人,雖然心中有理想,有抱負,但是從來不會付諸行動。他也不在乎別人��感受,只顧自己享樂。
  成家后,我們都辭了職,辦起了一家小型印刷廠。創業是艱辛的,冷暖自知。一次,在經歷了一天的商務洽談和奔波之后,我累得精疲力竭,一不留神在機器旁趴了一下。誰知,就這一趴,意外的事發生了:還在轉動的機器軋到了我的右手。頓時,鮮血直流,已軋斷的骨頭連著皮恐怖地晃著,我臉色慘白,已經不知道疼痛了,也不知道到底軋斷了幾根手指。
  他聽到我的慘叫后,馬上叫了幾個員工送我去醫院急救。那時,我正懷有3個月的身孕。
  醫生診斷了之后,嚴肅地對我說:“要保住孩子,只能鋸掉你的手。”
  我堅定地回答:“我什么都要,孩子是我的骨肉,手是我身體的一部分,一樣都不能缺。”
  “那你吃得起苦嗎?如果兩個都要,那我必須給你做一個在沒有任何麻醉劑作用下的手術。你能忍嗎?”
  我回答:“我不怕痛!我能忍!”
  他卻在一邊斬釘截鐵地說:“醫生,把她的手鋸掉,保住我的孩子!”
  天,這是我的老公啊!這么狠心的話他居然說得出來!
  而那時我來不及多想,也顧不上多說什么,和醫生一起進了手術室。
  手術在沒有任何麻醉劑作用下進行了兩個多小時,醫生將我右手的神經、韌帶全都接上了。
  那回,我在醫院里躺了一個多月。
  “我那時不該冷落他”
  這一個多月以來,我不僅承受著傷口帶給我的陣陣疼痛,也承受著我丈夫那句冰冷的話給我帶來的陣陣寒意。我已經那么強烈地感覺到他的冷血和無情。
  然而,心靈和肉體的傷痛還不僅僅如此。出院后,我回到家里,意外地發現他在外面有了女人。那時,孩子在我肚里只有4個月。
  當我在床上看到其他女人留下的血跡后,我意識到他曾帶女人回家過夜。但我沒有向他挑明,自己默默忍受了。但以后我再也沒讓他碰我,因為我覺得他臟,他碰了其他女人,我的身體和心都不愿再接受他。我對他說:“情愿你去找小姐,我也不讓你碰我。”
  這是我25歲時的想法。現在我知道了,那個時候我不應該冷落他,我越冷淡,他回家的次數就越少。這樣就造成了一種惡性循環。這個道理,我到35歲時才明白,其間,我只顧著忙于家務、照顧孩子,而忽略了他的感受。
  “他踢開門要替我收尸”
  我們的感情越來越淡漠,吵架越來越頻繁,他也曾多次提出要和我離婚,但是我不同意。一是因為我無法面對我的家庭,無法想象我婚姻失敗后他們對我的冷眼;二是我確實不忍心放下我的兒子,這個曾經和我的右手經過生死搏斗的孩子,這個我忍受了兩個多小時無麻醉手術帶來劇烈疼痛而生下來的孩子。
  記得有一天也是因為鬧離婚,他打了我。4歲的兒子哭著喊救命,對他喊:“爸爸,你不要打媽媽了!”
  那天,我進了房間,鎖上門,在房間里寫下遺書,拿著刀片企圖自殺。
  這時,他在外面大聲叫嚷:“你死了沒?我以為你死了,我來收尸了。”說完,一腳把門踢開了。
  他的這一句話,這一舉動,突然使我從痛苦中清醒過來,我的信念堅定了:我要徹徹底底地離開他,帶上我的兒子。
  第二天,我們辦了離婚手續。
  現在,我們分開已經很多年,他今年45歲了,聽說娶了個20歲的妻子,下個月又將做爸爸了。對于這個男人,現在我只隱約記得他是孩子的父親,而不是我曾經的男人。對他,我已經沒有多少記憶和感覺了。
  -記者手記
  采訪結束后回到家里,我陸續收到邵琴發給我的短信:
  “小楊,愛是什么?緣分、感動、寬容、犧牲、體諒……太多太多了。”
  邵琴的話,讓我感動,也讓我欣慰,經歷了婚姻的失敗,她依然如此熱愛生活,向往幸福,這是多么不容易。
  我給她這樣回復:一切都過去了,你會找到新的幸福的。
  -編輯人語
  是的,邵琴說得沒錯,愛承載的東西太多了,“緣分、感動、習慣、寬容、犧牲、體諒……”
  但我以為,愛情也好,婚姻也好,就是兩個風中的人摟在一起,互相扶持,互相溫暖。所以,一旦一方撒手,將自己的身體退開,這份愛情、這段婚姻,就冷了,就殘缺了,另一方即使再不愿意放手,又如何呢?雙手環抱著的,不過是一個空空的夢。
  張小嫻說:婚姻是兩個人的事,一個人做得好沒用,要兩個人都做得好才行。說的就是這個理。邵琴的丈夫太自私,太冷血,這樣的人如何能給另一半以溫暖呢?如何能讓婚姻牢固地堅持下去呢?放手是對的,轉身,意味著能看到新的希望。
  所以,有勇氣對不幸婚姻、殘缺愛情放手的人,是有福的。
禮服持有消費者用戶,不管他消費甚麼產品、消費甚麼服務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